欢迎来到兰州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通信

九州鼎记第三十章血煞咒印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九州鼎记 第三十章 血煞咒印

苏易一口鲜血喷出,身形摇摇晃晃,几欲跌倒。云中君身形一闪绕到苏易背后,伸手按在背心之上。有穷不弃见状大惊,纵身扑上,大喝道:“放开我大哥。”

云中君随意挥动衣袖,磅礴真气涌动,有穷不弃顿觉无可抗拒的巨力将自己向后推出十余丈,避无可避、抗无可抗。有穷不弃在地上连翻了几个筋斗,方才站稳。心中骇然,若是这云中君想取自己性命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伯兹迁拉住有穷不弃道:“云中君前辈并无恶意,我们静观其变。”

<你突然隔三差五的给他吃饭p> 有穷不弃甚是不甘,转而一想,功力相差是在太大,而且苏易还在这云中君手上,对方若是想加害,自己是绝无办法的。终是无可奈何,唯有心中暗暗咒骂,各种动物又重新上阵一番。

若是云中君知晓有穷不弃此时心中所想,恐怕会立时将其毙于掌下,方能消除心头之恨。但有穷不弃倒是乖巧的很,只是在心中默默诅咒,不肯发出一声。

云中君以真气徐徐探入苏易体内,发现丹田处一道血色符咒如同心脏一般跳动不已,并有细细的血丝连接各处经脉。

云中君恨恨说道:“血煞印,玉重楼啊玉重楼,你是真够狠毒的。”

苏易勉强压住翻涌的气血,问道:“什么是血煞印。”

云中君凝重的说道:“这是玉重楼独创的一种咒印,以自身鲜血为引,在别人身上种下符印。这种符印会暗地里不断吸取人的精血和真气,一旦时机成熟,玉重楼就会催动咒印。那人就会变成毫无意思的傀儡,唯玉重楼是从。”

苏易强笑道:“这玉重楼和云中君似乎是很熟络啊。”

云中君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何止熟络,我们本是师出同门。可惜,玉重楼迷恋血咒之术,以至于在邪路上越走越远,无法回头。”

“苏易小子,你听着,下面我要为你清除血煞印。你要意守丹田,保持清醒,否则你轻则重伤,重则变成一个毫无意识的废人。”

“好,”苏易闻言一凛,道:“容我稍作准备,云中君前…..哎….”

云中君不待苏易反应,单手急促的在空中划出一道符咒,结印打入苏易体内,说道:“稳住心神,已经开始了。”

一种麻痒感觉从丹田处升起,慢慢蔓延全身,这种麻痒,根本说出在哪里,又似乎从骨髓里向外散发,冰凉滑腻在身体之中游走。苏易想要伸手去抓,去发现四肢百骸空空荡荡,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总算稍稍适应了麻痒的感觉,忽然间,全身麻痒全无预兆的转化成剧痛,仿佛在全身游走的绒毛在一瞬间变成了钢针,直刺骨髓。苏易全身僵硬,真气在体内四处乱穿,经脉如同烈火燃烧,剧痛难当。想要仰天大呼,去偏偏发不出声音来。

云中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凝神聚气、意守丹田,引导真气归于丹田。”苏易心中暗恨,这云中君是不是和玉重楼合谋来折磨自己的?苏易咬牙引导真气,四处乱穿的真气根本无法控制,一运行真气,经脉几欲断裂,痛不欲生。

就在苏易心神打乱,痛不欲生的时候,云中君传音道:“以意御气,非在力,心守则神不散。以身躯为天地,以丹田为烘炉,出玄窍,归墟名。”苏易闻言,灵光一闪,自己修习的七星曜日诀中,也有以天地为熔炉,聚星光为气息的法门,与云中君所言,异曲同工。

苏易心神平静下来,慢慢引导真气,初时极慢,痛苦非常。慢慢的,真气运行逐渐顺畅,渐渐归于丹田之中。

一旁,有穷不弃看的目瞪口呆,云中君的符咒没入苏易体内之后,苏易身体上淡蓝气晕忽明忽暗,身躯几近于透明,隐约间可以看到无数的咒印顺着真气汇集于丹田,而在丹田之中,一团猩红的雾气如同恶兽心脏不住蠕动。

过了约有半个时辰。

云中君猛然变化结印,苏易体内全部咒印如长鲸吸水一般被丹田纳入,苏易丹田几欲爆裂,仰天大呼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鲜血喷在一块岩石上,竟将坚硬的岩石腐蚀出一片黑色痕迹,袅袅的血红雾气漂浮散去。

苏易鲜血喷出之后,感觉身体轻松不少,自知已无大碍,心中安稳许多,拱手道:“多谢云中君前辈。”

有穷不弃大为敬服,赞叹不已。伯兹迁拜谢道:“多谢前辈援手,伯兹迁感激不尽。”

云中君摆手道:“幸亏发现的早,要不然就麻烦了。苏易小子,你为何忽然间情绪变化如此之大,竟然提前激发血煞印?若不是你提前激发血煞印,我也不一定能够发现。”

苏易传音道:“我觉得这些事情有些蹊跷。我一路行来根本没有计划路线,就连经过这峡谷都是临时决定的,玉重楼却能在这早早布下血兽埋伏。此外,玉重楼如果想置我于死地,我相信我撑不到你来救我。”

云中君略一思索,不可置否的说道:“恩,你说的不错。按照当时的状况,若是玉重楼真想杀你,即便是有青戈军护卫,十招之内你也必死或者使用元宝或灵魂结晶进行高级炼魂无疑。”

“所以,”苏易缓缓地说道:“玉重楼和鬼方的目的根本不是我。或许,是云中君前辈也说不定。”

“你是说,有人想故意把我调离孤华城?”云中君沉吟着说道,忽而声音一沉:“莫非有人觊觎图谋冀州鼎?”

“哼,”云中君冷冷道:“冀州鼎放置之处极为隐秘,又有阵法守护,九州天下,又有几人有资格打他的注意?”云中君声音渐渐沉下去,其中关系甚大,即便是云中君也是略显踌躇。

苏易忽然问道:“不弃,在有穷城中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峡谷?”

有穷不弃挠挠头,说道:“我十六岁那年发现这个峡谷后,就起名叫不弃峡,带领好多人来看过,几乎部落里面的人都知道。”

苏易望向有穷不弃,心中既不愿相信有穷不弃是个心机深沉的人,如果有穷和鬼方搅在一起,那事情就更复杂了。

苏易向着低声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可能在我从依帝城开出,就有人在一直注意我们,暗中传递消息,布置这一切了。若果真的是这样,我真想不出,鬼方如何能有这么样的大手笔。”

云中君若有所思:“只怕,其中不仅仅有鬼方而已。”

杭州牛皮癣医院那个好
沈阳治白癜风医院
兰州男科哪好
Tags:
友情链接
兰州互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