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兰州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职场

代表末世突袭三十一人生处处是狗血

2020.09.17 来源: 浏览:0次

末世突袭 三十一 人生处处是狗血

“单大雨,要不你就跟朱哥走吧,你别看我们这样

,我杀丧尸变异兽可一点都不少,真要打起来,说不定你还打不过我呢。”李婷也想开了,人生本就是一场分分合合的闹剧,虽然这次的分别有点狗血,但这就是生活。转头看向单大雨,与其哀求朱勇单大雨留下来,还不如豁达的面对来的痛快。

“就是,我们这帮人没了你们一样会过的很好。”高米挠了挠涨长不少的板寸头,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单大雨确嘿嘿笑了两声,快步走到朱勇身前,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朱勇后背,才大笑着说道:“行啊你小子,老牛吃嫩草也就你这样了吧。不过我不喜欢唐心秀,要我跟你们去,还不得被她整天趾高气扬的样子憋屈死。不就是去投奔军队嘛,又不是去卖身,正好你可以借着特权阶级给我们开个后门,弄点好处什么的,也不枉费咱们兄弟一场啊。”

李婷怎么也没想到单大雨会留下来,虽然主要是因为不喜欢唐心秀这个人,但也能间接看出单大雨还是注重他们曾经的革命友谊不是?

众人又寒暄一会儿,朱勇才去收拾起行李,大多是的武器他都留给了李婷单大雨他们,朱勇宋阿姨只拿着不多的粮食,跟着挂着胜利者微笑的唐心秀,借着夜色离开了。

所有人目送着唯二的异能者离开后,心情都很是低落。特别是李婷,她已经确定去a市的路上一定危险重重,他们却不能留住强有力的帮手,心中更不是滋味。怎么别人进化出的异能都那么实用,到了自己这就垃圾的不行,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爆衰体质?不能再想了,在想她都应该撞豆腐自尽了。

夜晚就在众人忐忑不安的氛围中悄然过去,李婷几乎一晚上没睡着觉,荧光蟑螂的身影一直在她眼前飘来飘去,看着睡梦中的老妈和俊俊,感觉压力出奇的大,她要怎样做,才能在末世中保护他们?

昏昏沉沉的将就一晚,天还不亮,简易帐篷外就传来嘈杂混乱的声响。李婷悄悄爬起身来,走出帐篷就见人群熙熙攘攘的都在收拾东西,远处还有军官拿着喇叭反复大喊:“收拾东西,准备撤离。”

终于要撤离了!

李婷忍着心中的忐忑不安,快速回到帐篷叫众人起来。李婷他们的东西昨天就已经收拾妥当,粮食不多,武器却很充足。要是路上没有吃的,利用武器,他们也能去拼拼。总之所有人安全的到达a市,大家就能活下去了。

s市本就是一个人多地少的城市,不大的地方整整聚集了最少500万的人口,这次末世的突然袭击,让整个s市伤亡惨重,逃出来不到十分之一。可就算这十分之一的人口基数也是巨大的,政府为了能安全撤离,把所有的幸存者都分成了一个又一个团队,每个团队都有一队士兵和几辆军车护送。李婷他们就被分配到这样一个团队中,借着黎明的微弱阳光,向着a市的路上徒步前进。

李婷,单大雨,高米,孙斌,李妈,高伯父背着各自的简易背包,走在熙熙攘攘的团队中,前后看去都看不到队伍的尽头,而团队附近没多远的距离就紧挨着另外两只队伍。俊俊因为是个孩子,有军队的特别照顾,每个队伍中都有最少两辆军车,只准许孩子进去,有专门的人照看,而孩子的母亲父亲一律只能跟着车子走路前进。

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李婷擦擦额头上的汗水,看着前后连绵不绝的一支支幸存者队伍,对着单大雨说道:“雨哥,你看那边的树,是其中不是看着有些年头了?没听说s市附近有这么一颗几百岁样子的大树啊。”李婷所说的树,离着他们这只队伍有着很远的距离,走路过去,怎么也得十分钟才能走到。一般离着这么远的树木,因为视角的原因应该很显小才对,可这颗树不一样,远远看去竟然得有二十五层楼房那么高,紧挨着地面的粗壮树身,十几人合抱也未必能抱的住。参天的树冠层层叠叠,让人看不清楚树叶中掩藏着什么。树下临近的几只撤离的幸存者队伍,很多人围在树下看热闹,也有人走的累了,准备去树下阴凉处休息休息,军队的士兵无论怎么驱赶人群,都有人抓着缝隙凑近参天巨树。

“要是本来就有,肯定都变成旅游景点收门票去了,哪里会这么光秃秃的随便让人看。肯定是跟你家的猫一样,基因变异了吧。”单大雨这人比较胖,平时稍微运动一会儿身上就哗哗出汗,这次走了这么久,衣服早已经跟被水泡过是的,贴在前胸后背,离着稍微近些,那浓密的汗味都能熏人一个跟头。

“可能是,末世之后什么没有,一棵树有什么稀奇的。”高米喘着粗气,跟单大雨一起拉着高伯父费力的向前迈着步,还时不时回头去看自己老爸的脸色。高伯父出发没多久,就渐渐变的力互联的发展是迅速而神奇的不从心,脸色都变得发黑,李婷问了才知道,高伯父竟然患有严重的心脏病,平时稍微运动下都会气喘吁吁,猛然间走了这么远的路,能坚持着不倒下去已经是个奇迹了。政府的车队又只肯照顾小孩,李婷他们只能轮流拉着高伯父向前走,实在累的不行在换人。

“婷婷你看那个是什么?”李妈突然指着远处的参天巨树,诧异的大喊出声。

不就是树?李婷顺着李妈手指的方向看去,却猛然发现,参天巨树的树皮下突然凸起了一个又一个囊肿,囊肿酷似装满水的水袋,晶莹剔透中微微折射出黄色的光晕,布满了整棵树的树干。囊肿似的水袋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,离得实在太远,李婷也看不清楚。囊肿很快在李婷的视线中越变越大,离其他的囊肿物离得越来越近,很快,整棵参天巨树裸露在外的树干,都被水袋似的囊肿覆盖住表面,跟一个被玻璃气泡包裹住的枯木是的,颇有一种梦幻的美感。

不止李婷,几乎所有的人都被巨树的变化惊呆了,巨树下的人赶紧跑开,几乎是一瞬间,树下就变的空无一人,离得最近的人群也有二十多米,都呆呆的看着还在不断冲水变大的囊肿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离奇的事件。

等了一会儿,巨树仍然只是在不断积水,并没有看着让人有危险的地方。有个人胆子比较大的年轻男人,看着巨树感觉并没有危险,捡起地上的树杈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缓缓走进参天巨树。

“白痴。”孙斌看见那人的动作,低声大骂起来。

“怎么了孙哥?这树看着也就那样啊。”李婷不解的问道。

李婷的问题刚问出口,那边胆大的男人已经拿着树杈,戳起了离得最近的水样囊肿,只见尖尖的树杈轻轻碰触到囊肿越来越纤薄的表皮,表皮在树杈的按压下凹啦进去,竟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。难道真的只是树上长水球?李婷觉得很不可思议,树木进化的长出水球能有什么作用?难道是要给树木降温。看着临近午时的太阳散发出刺目的阳光,她竟然觉的很有可能。

正想着,那边的胆大男人已经搞搞举起树杈,发出狼嚎一样的欢呼声,好像他是个得胜的将军,正等着人民的鲜花与簇拥。

周围的人一见真的没有危险,纷纷再次靠近树下,有胆大的人还伸手轻轻触摸起巨树树干上透明的囊肿,凉凉的手感抵达手心,摸着也很像是个巨大的水球。

“咱们也去看看?”单大雨一看别人这么玩也没出事,心痒难耐的也想去看个新鲜。

“还是别去了,人应该对未知的事物抱有警戒心,才能活的长久啊亲。”对于这个不靠谱的建议,李婷直接否决,坚决不去凑着热闹。高米看大家都站着不动,扶着老爸到一边做好休息,才迫不及待的跑到单大雨身后,还一个劲的向着巨树张望,显然早已按耐不住,想冲过去一看究竟了。

“那我俩自己去了啊。”单大雨一看李婷孙斌都不感兴趣,把背包往地上一放,招呼高米一声就冲着巨树率先冲去。

“哎~!你俩靠点谱啊,别去。”李婷阻拦不急,就看着单大雨带着高米一溜小跑,很快就跑进人群看不见身影。李婷无奈气愤的狠狠拍了下大腿,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“别担心了,单大雨那人别看着笨拙,其实最是机灵,不会有事的。”孙斌扶了扶眼睛,盯着巨树一眼不眨。

“那就在这里等等吧,这俩不靠谱的。”李婷也知道担心无用,只能掏出背包中的水瓶,递给高叔叔和李妈,招呼孙斌随意坐在地上休息起来。

李婷他们在市中心的时候水和粮食就不是很多,几人省着点用最多就能坚持个七八天。李婷曾经做火车去过a市旅游,火车速度快,也就三个小时就差不多到了,a市离s市怎么也有个三四百里地,也不知道走路去得多久。

看着见不到尽头的队伍,李婷紧皱眉头,心中的担忧如同一个巨大的包袱,压的她有些喘不上气来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,也没别的办法。



先声药业
百色哪里治疗白癜风好
丁桂儿脐贴能贴多久
Tags:
友情链接
兰州互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