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兰州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网络

九荒帝魔决第二百零九章热闹的小园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九荒帝魔决 第二百零九章 热闹的小园

切,叶枫不以为然,转身进了楼,他可沒闲心陪三人瞎扯淡,

此时的他,一门心思的修炼,苦心寻找着突破的契机,

昼夜轮回,一夜悄然而过,

清晨,当东方第一抹红霞闪现,修炼中的叶枫就被外面喧闹声惊醒了,

待到他走出楼的时候,才发现,这庭院中多了三十多个人,皆是年轻的弟子,

他们男的风度翩翩,女的翩然若仙,个个都是熟悉的面孔,因为这些人,叶枫在天中楼都是见过的,都是火舞那一方的天榜弟子,

此时他们三五成群的观赏着这庭院,男的手中多是有一把折扇,至于女弟子,聚在一起,把两个粉嘟嘟的小家伙围在了中间,时而还会传來咯咯笑声,

“这是怎么了,”叶枫愕然,

不远处,谢云颠颠儿跳了过來,拍着胸脯笑道,“都我叫來的,兄弟嘛,热闹热闹,”

顿时,叶枫的脸色黑了下來,“用不用这么高调,”

“别那么小气嘛,”谢云搂住了叶枫的脖子,“这些都是和我有交情的,來來,哥们儿我给你一一介绍,”

“看见沒,那个人高马大的,他是赤炎宗的圣子,赤云峰,天榜五十二,”

“那个,长得跟猴儿似的,他是云天的少主,云飞扬,天榜四十九,”

“还有那个,白的跟娘们似的,他是凌霄宗的少主,凌宇,天榜五十四,”

“......,”

谢云说的唾沫星子乱飞,三十几号人,愣是被他一一介绍完了,最后这厮还不忘自恋的抿了抿头发,“怎么样,小爷我的交集够广泛吧,”

“是吗,”叶枫瞥了谢云一眼,沒好气的说道,“那日你被揍的那般凄惨,我怎么沒发现有人上去帮忙啊,若不是我,你丫早被群殴致死了吧,”

切,谢云不以为然,“你真以为那日天榜混战,只有在都城门口才有吗,”

哦,叶枫來了兴趣,饶有兴趣的看着谢云,“这意思,还有好几处也都有混战,”

“废话,”谢云白了叶枫一眼,“那一日,除了都城门口有混战,其余至少有七处地方也在混战,你眼前的这些天榜弟子,那一日可都沒闲着,相信我,我谢云看人,从未看错过,他们都是值得信赖的人,”

“原來如此,”叶枫嘴角浸着笑意,“我就说嘛,堂堂四象天府少主,人品不会这么差,那日竟然无一人上去帮你,感情他们都忙着在别处干架啊,”

两人正说着,不远处的天榜弟纷纷汇聚而來,

“闻名不如一见,”凌宇首先拱手笑道,

“古辰大名,如雷贯耳啊,”云飞扬畅快一笑,

“都城门口一战,当真是解气,哈哈哈,”赤云峰性格豪爽,咧着大嘴笑得畅快无比,

很快,十几张玉石桌便摆开了,

天榜弟子共聚一堂,叶枫这个做东家的自然不会吝啬,一坛坛灵果酿造的美酒搬了出來款待众人,

万丈大小的小院中,光华飞射,神霞漫天,云雾缭绕,灵力氤氲,到处都弥漫着酒香之气,草地上粉嘟嘟的两个小不点儿娇憨可爱,时而还会引得哄堂大笑,

磅,磅,磅,

正当酒宴尽兴之时,小院的光门又起了震动,门外又有人开踹了,

众人侧目看去,嘴角纷纷抽搐了一下,目光纷纷看向了宫小天和古辰,

因为來人不是别人,正是赤阳子,他身后还跟着丹辰子和元阳子,

看架势,赤阳子找到了叶枫的住处,还找來了帮手來算账了,

三个老家伙站在光门前,赤阳子这厮玩儿命的踹着光门,若非这里规定不得损坏光门,他早就祭出秘法强行破门了,

“你他娘的,开门,”赤阳子在外大嚎大叫的,

“开吗,”叶枫看了一眼宫小天河道长约3公里。两岸共有十三四个排水口,

“开,必须开,”宫小天儿对着叶枫挤眉弄眼的,小眼睛肿放着贼溜溜的精光,“都是人元境,咱们这么多人,还怕这三个老家伙,”

“英雄所见略同,”叶枫奸笑一声,心里已然盘算好了,若赤阳子发飙,他是不介意再抢他一次,反正这里这么多天榜弟子,

就是那句话,都是人元境修为,谁怕谁啊,老子一大票人,还干不倒你,

心里想着,叶枫轻轻挥动衣袖,光门瞬间打开,

顿时,赤阳子便跳了进來,扯着嗓子便是一通大嚎大叫,“两个杀千刀的小兔崽子,给老子死过來,”

呃..,骂过之后,他才发现,这里不止叶枫和宫小天,这小院中还有一大群天榜弟子,此时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,

赤阳子嘴角顿时抽搐一下,这些天膀子一个个双眼冒着神光,这目光怎么看都是贼溜溜的,

他笃定,此时若冲过去,多半会被一拥而上的天榜弟镇压了,

想到这里,赤阳子干脆停在了原地,干咳一声,看向了身后的丹辰子和元阳子,

“我说,这人有点儿多啊,”赤阳子小声传音道,“这帮畜生可都不是善茬,”

“老子沒工夫搭理你这鸟事儿,”丹辰子骂了一句,眼睛冒光似的看着面前这个庭院,

“万丈方圆的庭院,”元阳子捋了捋胡须,沉吟一句,“这阴山圣令能换这么大地方,”

赤阳子也发现了端倪,之前因为太过激动,竟然忽略了这一点,他面前的庭院,显然比临时令牌换來的小院大了太多太多,

他们此时的表情,和之前谢云他们的表情沒啥区别,

“三位前辈驾临,真是蓬荜生辉啊,”不远处,叶枫已然起身,神色谦卑,脸上挂着那种对前辈的尊崇,

他一起身,他身后的谢云和宫小天等人也跟着走了过來,三十多号人当场压了过來,说好听了是來拜见前辈,不过这架势,怎么看都像是要绑了他三人的架势,

三个老家伙嘴角纷纷扯动,很默契的后退了一步,此时天榜弟子若真坚持在“发展中保护、在保护中发展”的理念一涌冲上來,被压制修为的他们,多半会被群殴,

三人表情奇怪,他们都是名震一方的强者,在外界,一掌足以横扫这些天榜弟子,

此时奈何在这都,他们都受限制,竟然在一帮后辈面前这般吃瘪,这感觉着实奇怪,

咳咳,咳咳,

丹辰子干咳一声,“那个,古辰哪,你这小院令牌,哪來的,”

“阴山圣令换的啊,”叶枫饶有兴趣笑了笑,“不是你说的,可以拿阴山圣令來换吗,”

“你道我老糊涂了吗,”丹辰子吹胡子瞪眼的,“就算是拿阴山圣令加上天泉圣令來换,也换不來这万丈方圆的庭院,”

“那就不晓得了,”叶枫摊了摊手,

这辰枫苑的气氛依旧紧张,一群天榜弟子摩拳擦掌的,随时准备把三个老家伙摁倒在地,三人都是名贯一方的强者,若把他们干倒,这事儿想想都是格外刺激的,

呃..,赤阳子三人嘴角猛地抽搐,他们太知道天榜弟子的秉性了,把这些天榜弟子逼急了,可是啥事儿都干的出來的,

“赤阳老儿,你自己玩儿吧,”丹辰子捏了捏自己的小胡子,转身跳了出去,跑的比兔子还快,

“我还有事儿,先走了,”元阳子也捋了捋胡须,溜烟儿沒影儿了,

两个老你想用好薄荷色还得靠自己。今天家伙临阵脱逃了,这里只剩下赤阳子一人面对叶枫他们,

“前辈,要不坐下喝杯茶,”叶枫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赤阳子,“我们...喂喂,别走啊,”

叶枫话还沒说完,赤阳子便撒丫子窜出了辰枫苑,光门另一侧,还传來了这厮大嚎声,“小子,你最好一辈子都待在都,不然看我不扒了你的皮,”

哈哈哈,哈哈哈,

顿时,辰枫苑中传來众人的大笑声,

众人再次回归座位,酒宴尽兴的酣畅淋漓,

直到深夜,众人才各自离去,因为明日便是都拍卖会,众人都回去各自备战去了,

都这一夜过得很是平静,但來这里的人都知道,明日,将是各大势力云集的时刻,那将是一场不见血的争斗,但热闹程度,绝不弱于任何一场血战,

翌日,一座座小院中,光门神华闪烁,一道道人影走出,

都最中心,那是一座大气磅礴的楼,雄踞十几万丈,悬浮在半空中,高耸入云,气势格外宏达,

这楼名为天,既是都历年拍卖的地方,

晨曦的光华倾洒,自空中俯瞰下去,四方人流纷纷汇聚而來,目标正是这天,

这是一个浩大的场景,无数人影涌來,每一方都代表了一个大势力,他们之后,很多都是隐世的宗门和世家,其中不乏强悍之辈,行事比较低调而已,

辰枫苑中,叶枫已然整装待发,换上了白色衣衫,脚踩鎏金长靴,每一道衣带都闪着光华,那一头黑色的长发,依如长瀑一般流淌,漆黑深邃的眼对方没有接听。觉得异常的销售人员立马报告上级主管瞳中,点点金光还在绽放,

“饿了就吃灵果,”叶枫把灵果摆满了玉石桌,临走前还不忘对着少年吩咐了一句,

交代完之后,叶枫便摇着折扇走出了辰枫苑,待到出來,他的容貌已然改天换地,换上一张平凡普通的脸庞,

“我倒要看看这都有什么宝贝拍卖,竟然引动了这么多大势力,”叶枫嘴角浸着笑意,转身走出了长小道,

天门口,此时已然聚集了人山人海,只待天门开,

昆明宫颈糜烂哪家好
乌鲁木齐治疗男科费用
成都治疗子宫性不孕
Tags:
友情链接
兰州互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