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兰州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金融

九界独尊第章小男人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九界独尊 第3897章小男人?

想到此处,烈焰宫顿时看向水云天阁的方向,漆黑眼眸中涌出寒光。

“希望不是你们,不然我烈焰家族,定踏平水云天阁!”下

一刻,烈焰宫迅速离开,留下一群武者在这里不断猜测,可没谁有答案。在

周家被灭成为一桩悬案之际,凌寒天已经身处数十万里之外的烈焰谷中。幽

幽冷宫,繁花似锦。

视线落在一间清冷的宫殿之中,那垂下的粉红帘帐之内,绝美的女子,正在给床上的青年喂药。她

用烫钥轻轻掏起极品护心液,仿佛害怕烫到病人,放在红唇边吹了吹。

但,等她撬开青年的牙关,将汤药喂入青年嘴中,汤药从青年嘴边滑落下来。

女子黛眉微蹙,那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犹豫,不过随即还是将碗中汤药倒入嘴里。然

后,她轻轻俯身,亲口喂给昏迷的青年吃下。此

刻,女子却没发现,青年身子颤了一下,手指并拢,抓紧床单。

过了片刻,女子喂好汤药,看到青年没有醒来,心头不禁有些失望又松了口气。

如此矛盾的心理,便是让得她那多年平静的心境,也微微荡起一丝波澜。“

我这是怎么了?”

仿佛回到了动情的时代,独孤香有些脸红心跳,又暗自恼怒自已。呆

了片刻,外面传来一道娇弱的声音,那声音带着一丝急切,“谷主,烈焰大人来了!”哐

当!

独孤香听了也是内心一急,以至于手里的药碗都落在地上,她慌忙地捡起。

“该死的烈焰龙,这个时候来干什么!”

独孤香低声骂了一句,看了床上的凌寒天一眼,旋即按在床头的一颗按钮上。床

铺中顿时生保证一个工作日内进行支付出数道钢片,将凌寒天固定,床板迅速翻转过去。

藏好了凌寒天,独孤香这才整理了一下衣襟,而这时房门被强行推开。

一个长相威武的男子走进来,这男子的面容带着三分阴鸷,冷眸在房中扫过。

“怎么这么久不开门?”

目光扫到独孤香那曼妙的身体之上,男子顿时冷声发问。

独孤香脸上带着冷霜,哼道:“烈焰龙,我允许你进来了吗?”烈

焰龙,此人正是独孤香的男人,不过两人的关系,看上去并不是很好。烈

而刘晓颖位列第五

焰龙闻言,冷冷一笑,走到独孤香面前,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那雪白的山峰尾巴。他

笑道:“我进我女人的房间,还需要请示不成?”“

我独孤香已经不是你的女人,请你注意你的言辞。”独孤香忽然喝道。

不知为何,她有些担忧那边的家伙听到烈焰龙这话。

烈焰龙看着独孤香,轻佻地道:“独孤香,你玩够了本座,本座还没玩够你呢。”“

混账,闭上你的脏嘴!”

独孤香大怒,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向烈焰龙的脸。但

,烈焰龙也是抬手抓住独孤香那纤细的手腕,一把将独孤香摔到床上。两

人修为将近,而烈焰龙这般忽然出手,顿时将独孤香摔在床头。

他欺身而近,双手抓住独孤香的双手,将其牢牢压在香软的床头。

“我这肮脏的嘴巴,可曾经伺候得你不要不要的,看来许久没动你,你都不知道,谁才是主人。”

“烈焰龙,你再放肆,休怪本宫不客气了!”独

孤香眼神冰冷无比,一股恐怖的气息顿时涌出,左手变得滚烫无比。可

怕的气息,也是吓得烈焰龙眼皮直跳,眯起眼睛看了眼独孤香。

片刻后,他起身,放开独孤香,冷哼道:“贱人,别以为老子多喜欢你,你不愿意,有的是人愿意。”

其实,今日烈焰龙是听闻,独孤香似乎带了外人进来这香香阁。虽

然他和独孤香的感情已经是过去式,但毕竟这青州四方八面,谁不知道他们是夫妻身份?

这要是传出去,他烈焰龙被带了绿帽,那他日后有何面目见人?

不过,他在房中仔细感应了一下,确实没有发现任何人的气息。话

毕,烈焰龙便是拂袖走出去,独孤香愤怒无比,袖袍一挥将房门关上。烈

焰龙走出房门,看了一眼俏立在门口的奴婢一眼,吩咐道:“以后再拦本座,把你丢到地牢和那群囚犯关在一起!”“

奴婢不敢了。”

烈焰龙的话,顿时将那婢女吓得直哆嗦,跪在地上求饶。

地牢之中关押的囚犯,那可都是一群穷凶极恶的匪徒,女人在他们手里,没有人能活出两个小时。“

夫人这里有什么动静,随时向本座汇报。”烈

焰龙冷笑了一声,而看到这婢女楚楚可怜的样子,忍不住伸手抓了一把婢女的丰胸。那

婢女顿时吓得一颤,却又不敢躲避,只得哭泣着道:“老爷,求求你放过我。”“

烈焰龙,滚!”房

间之中,一道冷喝之声传出,声音如滚雷般,震得窗户破裂。烈

焰龙手一顿,冷冷一笑,对那婢女道:“老子还没把你怎么样呢!”房

间中,独孤香脸色已将当天的鸡腿留样送检气得铁青,对于烈焰涂国华在武汉城市圈的城市之间密集穿梭龙这个男人,她是失望至极。而

在床底之下,凌寒天对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。看

着独孤香和烈焰龙关系僵硬,凌寒天暗暗思索起来。显

然,这次多亏了烈焰香,他才能捡了一条命,对独孤香他很感激。“

烈焰家族为了杀我,死了一个神尊境,只怕不会善罢甘休。”很

快,凌寒天想到在圣河城发生的事,对于烈焰龙,内心也生出一股敌意。他

想安然无恙,只怕得将烈焰家族解决,而搬倒烈焰龙,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“独孤香和烈焰龙不合,而且隐隐间露出杀意,这是个机会。”

凌寒天暗自沉吟,虽然他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,但绝不会放过这种机会。

而且,想到蛊惑独孤香杀了烈焰龙,凌寒天也是忍不住内心的激动。咯

吱!

头顶的床板翻转,独孤香也来到暗室。凌

寒天抬头看去,二人刚好四目相对,闪电之间,独孤香移开目光。

她收敛了内心的羞怒,淡淡地问道:“你醒来多久了?”“

从你喂药的时候,我就醒了。”凌寒天老实地回答,看着独孤香。

独孤香身体一颤,内心深处,竟是忍不住升起一丝羞恼。

南京哪白癜风医院好
海口医院妇科
石家庄前列腺炎治疗多少钱
Tags:
友情链接
兰州互联网